清欢相3伴。 发表于 2019-8-21 01:32:16

晶莹的石子



   
   
    晶莹的石子
      
   
    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阳光了。
    天空被灰蒙蒙的雾气所充斥,那淅淅沥沥的秋雨连续下了好几天,仿佛永远也不会停止。
    我站在讲台上,面对三十多个脏乱的学生,吃力地讲解二位数乘法。外面雨大下,里面小下,教室像牛圈一样泥泞不堪,滴滴哒哒的漏水声不甘寂寞地敲打在桌面上。学生们三个一堆五个一伙地挤在不漏雨的地方,睁着乌黑的眼珠,困惑地望着我。
    “关于上班族神经衰弱的原因懂了没有?”已经讲了三遍了,他们依然困惑地望着我。我的本来已经烦躁的心情此刻更加烦躁,不由得怒吼着厉声问道。
    “懂了!”他们嗫嚅着稀稀落落地回答。
    我轻松地吐了口气,随便布置了几道练习题,然后面对冷风嗖嗖的窗口凝望起来。
    壮丽苍淇、绵横亘古达坂山笼罩在厚重的铅灰色云层中,云空给人压抑使人有种窒息感;黛彤河涨水了,增宽的河面蜿蜒而下,像一条被人随意抛在山脚的揉脏的布带;近处,一匹被誉之为“青海骢”的浩门马蜷着身子背风而立,往日驰骋疆场的威风一扫而光;校园墙上,一丛丛枯草在风雨中瑟瑟发抖,涕泪涟涟观之令人不胜伤感。
    一阵风吹来,冰凉的雨丝从洞开的窗户中钻进来,砭人肌肤。我裹紧了衣服。离开窗前在过道里转了起来。
    突然,一个学生慌乱地将什么东西塞进了书包,瞪着两只乌黑的眼珠惶恐地望着我。我大踏步地走了过去,一把将书包夺了过来。里边的书、本子、文具全部掉在泥泞的地上,一只铅笔擦蹦跳着钻进了一摊污浊的积水中,临淹没时还不服气地冒了个水泡。随着这些,一个布包掉了下来。
    我拾起来,撕开,从里边倒出了几十颗黑白两色、晶莹圆润的石子。
    农村的孩子,入夏以后都玩一种叫“抓子儿”的游戏,游戏的老人为什么容易发生癫痫病?工具大都是一些石子。今天,从这些石子色泽的纯洁,大小的均匀以及布包缝制的精致足见小主人对它的珍爱,不知是他费了几多功夫才从河滩里觅得的。
    然而这不是学习工具!
    我睥睨地看着他,将布包拿在手中,恶作剧地放在手中,在三十多双眼睛的注视下,一扬手,从洞开的窗户中扔了出去。布包同石子天女散花般地飞出了校外。我知道,校园外乱石嶙峋,枯草丛生,他是永远也找不见的!
    我带着一种好象是复仇后的快意回望着他。他佝偻着身子,拾着书包、文具,从那摊泥水中摸出了铅笔擦,两手弄得脏兮兮的。两行泪水顺着他消瘦蜡黄的脸颊缓缓滚落。
    ……
    整个下午,我都为解闷而沉浸在一部武侠小说中聊以自娱,不知不觉地已至黄昏时分。
    雨依然在下,风依然在吹。我披上雨衣,弯着腰迎着风吃力地朝离校两公里外的家走去。
    路过一条小河沟时,我听见哗哗的流水声中有翻动石块的声音。我很奇怪,透过雨雾望去,朦胧中有一个瘦小的身影站在没脚的溪水中,搬动着石块寻找着什么。我好奇地走了过去。
    仿佛淘金人淘出了金子一样,他一脸欣喜地端详着刚从砂砾中寻找出来的东西,然后放在衣襟上仔细认真地擦拭。蓦地,他抬头看见了我,下意识地将手里捏的东西朝身后藏去。他浑身湿透了,单薄的衣服紧紧地裹在身上,消瘦的脸上那双黑而大的眼睛依然那样惶恐。这回,脸上滚落的不是泪水而是雨水。
    是他?!我怔住了。
   北京治疗白癜风价格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一个箭步冲过去,用力掰开他的小手,果然不出我之所料,冰凉的手掌中,是一些黑白两色晶莹圆润的石子!
    “老师!我知道您喜欢下围棋,可我们学校没有……再差十四颗,就是一副围棋棋子……”他同样嗫嚅地一边说,一边慌乱地从兜里往外掏。
    我的心仿佛被马蜂蛰了似地痛了起来,禁不住紧紧地抱住他单薄的身子,嘴里咸咸的,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……
   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晶莹的石子